网站首页 | 收藏本站 | 登录| 注册
热点频道 娱乐频道
房产频道 专题频道
家居频道 科技频道
社会频道 产经频道
三农频道 教育频道
县域频道 法制频道
地方频道 图片频道 健康频道
访谈频道 民生频道 旅游频道
文化频道 公益频道 新闻频道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
组织结构 本网声明
读者来信 在线留言
今天:
您所在的位置:时代商网 > 文化频道 >

第54期:愧【乡土小说】|王安朝

时间: 2018-10-12 20:40 编辑:002 来源:未知

  要不是刘局长躺倒了病床上,他还真的感受不到结发妻兰兰才是世界上最疼爱他的女人。

 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——

  刘局长叫铁蛋,是从农村考上大学走出去的农村娃,大学毕业后,被分配到了县里国土局工作,刚去上班的时候在单位也就是一个一般的职工,不管谁叫他都是铁蛋咋着咋着,铁蛋咋着咋着,因为他在单位金字塔的最底层,也没有啥官衔,所以都是提着名字来叫,到了恋爱季节,铁蛋也知道自己瓦罐里有几个米,一般人蒙,所以在找媳妇时也不敢拔高条件,将就能寻个吃财政拨款的就行,经过媒婆说合,最后找了个同在县城城建局上班的兰兰,铁蛋第一次见到兰兰时兰兰个头短胖,脸上还有不分个的黑影子屎,但铁蛋对兰兰貌不惊人的样子也不计较,只图兰兰是个端铁饭碗类,比一头沉强类多。


 

  婚后,铁蛋和兰兰过着甜蜜幸福的日子,如胶似漆,出双入对。下班后,俩人就穿上时兴的情侣装经常到县体育场散步练身,谈笑风生,有时俩人想浪漫一下,还牵手走到芳草萋萋的草坪上放声对唱黄梅戏《天仙配》,过往行人一见,都投来了羡慕的眼神,那眼神仿佛在说你看看人家这一对真是天造一对,地设一双,龙凤呈祥。

  中国的官员很多都是没有功劳有熬劳,年轻类把年老类熬到了退休,年轻类就变成了年老类,一变成年老类,仕途都开始有起色了,官位就开始往身上安插了,总不能一辈子都是“老同生”,只要不出现违法乱纪,自自然然也类按个一官半职。

  铁蛋也不例外,干了几十年后,刚进到知天命之年,天上一个大馅饼砸到了他的头上,上面一张任命状叫他升了,升成了局长。

  一升成局长铁蛋就不是原先的铁蛋了,过去是名字不带长,放屁也不响,现在是名字带个长,说话响叮当。


 

  铁蛋和兰兰出现感情上的裂缝就是在铁蛋当上局长之后,铁蛋当上局长之后,人们都叫铁蛋为刘局长,根据中国的缩略式叫法,省去“长”字,谓之“刘局”。

  铁蛋和刘局,叫法在180度大转弯后,处事的行动就有了天壤之别,说句月白话,主要是掌握点实权,掌握着签字权,一个人说了算。

  既然一个人说了算,那其他人说了就不算,需要办成事就得找说了算的人,顶到“牢杆”根处,那刘局就成了单位的红太阳,其他人就成了行星,就得围绕着这颗红太阳来转。

  找刘局的人一多,刘局慢慢揍知道了当官的滋味,也知道那是众星捧月,没有当局长时揍没着现象。

  他说话开始改变方式,开始学着打官腔,以区别当官人和普通人的身份。

  当成局长后饭局也多了,有时该下班了,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,刘局,下班后您到翠花大酒店咱们聚聚吃个便饭,当然,谁邀请刘局谁掏腰包,刘局吃完木拉一下嘴都离席了。

  刘局在一次喝酒中认识了一个秀色可餐的女人,这个女人长着一副五线谱般的身材,丰乳肥臀,凸凹有致,一笑,脸庞上俩酒窝,一笑,俩眼都会说话,在和刘局碰杯后,女人给刘局送了一个迷人的微笑,就是这个微笑犹如火花放电一下子迷住了刘局。


 

  离席后,女人说记记刘局的手机号,以后便于联系,刘局就给女人打了一下自己的手机,就这样,刘局知道了女人的名字叫玲玲,玲玲也给刘局留下了难忘而温馨的印象。

  在后来的日子里,玲玲和刘局就有了说不完的话,经常在工作的时间里,忙里偷闲,见缝插针不是玲玲给刘局来电,就是刘局给玲玲来电。当然都不是工作方面的事,而是互诉衷肠,畅谈心扉。

  时间一长,话语会升温。刘局和玲玲谈着谈着就热乎了起来,大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。工作之余,刘局竟拿起了玲玲的照片和兰兰比较,从相貌身材到谈吐,从素养交际到能力,觉得玲玲如一块碧玉,洁白无瑕,犹如一棵清水芙蓉,天然雕饰,而兰兰短了胖了说话吞吞吐吐了,脸上的影子屎不分个拉,满身毛病简直成了一瓜烂红薯,没有一点诱人的姿色。


 

  在以后平常的日子里,刘局一到家,便会莫名其妙地对兰兰发脾气,有一次,在下雨的日子里刘局又发脾气了,他黑丧着脸对兰兰说,你走吧,我从今以后不愿意再看到你,你离我远远的,兰兰二话没说,掉了两滴泪,连伞都没打,紧咬牙关,走进了风雨中,至此没有再回去。

  兰兰离开家后,刘局高兴的喝了一斤杜康酒,当天晚上便和玲玲一同走进了轻歌曼舞的咖啡馆。

  刘局看到玲玲,犹如看到了一颗电影明星,心花怒放,不时把自己的钱拿出来武装玲玲,又是买化妆品又是买流行服,比对待自己的亲爹亲娘还要亲。有次激情过后,刘局半开玩笑还带点认真劲对玲玲说,如果哪一天自己病倒了,玲玲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在医院里照看自己,玲玲一听发出了一个银铃般的笑声。说,那我可不去看你。玲玲虽这样说,但刘局不生气,他认为这是玲玲在撒娇,也就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。

  刘局已经乐不思蜀了,看见玲玲,从头上到脚底板全身都是自己浏览观光的风景。

  就这样,鸠占巢穴,熟悉的人脑袋摇成了拨浪鼓,说,妻子是家,情人是花,妻子离家,工资送花。

  幸福的时光总是匆匆度过。


 

 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半个月后,刘局竟突然心脏病发作被送进了医院,在这关键时刻,玲玲在得知消息后犹豫来犹豫去始终没有走进刘局的病房,她还怕有人知道他俩之间的秘密,坏了自己的名声。

  而当有人把刘局住院的消息转告给兰兰后,兰兰没有丝毫的犹豫,打了个的,带着现金直奔刘局床前。

  刘局长打量着兰兰,似有所思,泪水像蚯蚓般从眼眶里滑落而出。

 

   声明:除时代商网工作人员(编辑)所编写的稿件外、其余所登载、转载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只供读者交流和学习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与本网无关。登载、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;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:767284897

(责任编辑:002)

新浪微博

独家报道

更多>>

政策法规

更多>>

读者来信

更多>>

公益活动

更多>>

本网简介 | 机构设置 | 本网招聘 | 本网声明 | 广告服务